等凱蕾雅把強壯食人妖之血鍊到熟透,也差不多是該離開塔倫米爾了。

一來,這裡也待夠久了, 林度恩顯然很不爽她那麼好心,把練習成功的完成品送給解任務的新手冒險者們 
( 她絕對不會說,拍賣場上那些強壯食人妖之血,有大半是林度恩匿名或林度恩的助手匿名刊登的。)

二來,林度恩更不爽她時不時棄旅店不住,跑來借住一宿。身為被遺忘者嘛,什麼都看不順眼,尤其是生者。雖然知道屋子主人的不爽,但凱蕾雅還敢厚著臉皮繼續下去,當然有方法讓她這麼理直氣壯。

先前只要林度恩一開口發牢騷,她就馬上把這段時間有多少冒險者因為她這樣一個「小小協助」,就順利完成他所給予的一串又長又煩的任務,最後讓他可以順利出貨給幽暗城的皇家藥劑師協會,不會讓他因此被上頭盯得滿頭包的利害關係分析一遍,他就乖乖閉上嘴了。
不過,凱蕾雅也不是這麼無理,這種事情點到為止就好,再繼續下去就是無禮了。

說到無禮,或許才是她想離開的最大主因。 

她在這裡熱心提供新手冒險者們一點協助,大部份受到幫助的人會因此帶著笑容感謝她,她也只要這樣就夠了。凱蕾雅不怎麼記得當時決定出來冒險的初衷,但一直記得修練和冒險途中受到他人幫助或舉手之勞時的小小感動。那是會讓出門在外的遊子們,心頭暖呼呼並開心整天的一道感動。
她喜歡那種感覺,也希望有其他人能有跟她一樣的感受經驗,所以她才不辭千辛萬苦,跑到這麼個小地方來。

不然以大多數人的作法,省時很多,就是直接在主城拍賣場收材料,不論價格合不合理 ,先收了再說。然後把有用的成品或用剩的材料,低價賣給商人或者高價放上拍賣場供下個冤大頭。
她不喜歡這樣,這樣雖然可以讓自己獲利許多,但總有一種佔人便宜的感覺。她想盡自己一點微薄力量,讓這份小小善心散播出去,僅管很多人笑她傻,但也不怎麼讓她灰心。 

然而,總會有真白目新人想得寸進尺,而這情況愈來愈多見,這才是讓她灰心的地方。也愈來愈意態闌珊地在區域廣播上發送她在送藥水的訊息。

小的如要她開個傳送門去各大主城,不說請也不給符文,就直接找上前來的,或直接來要魔法泉水、魔法麵包和上buff的不勝枚舉。大的如要她解精英任務或下地城或殺聯盟方的人,她並不想當新手保姆因此拒絕後還口出惡言的人也有。有一次更誇張,還有位新人法師不知是家裡沒教好還是腦袋不好,竟然問她有沒有舊裝備可以給他用。她把那新人罵到從此沒在這一區見過他出現。

今天一如往常地,在發送完廣播後,她坐在教堂石階上,看著人來人往的,想著下一步要去哪。

「Bala'dash malanore,請問....您就是那位在送藥水的前輩嘛?」聽聞久未聽到的母語還這麼有禮貌的語氣,她猛然回神。眼前一位同族新手女獵人,亮綠色的瞳孔充滿著疑惑的眼神。一旁的龍鷹不斷地飛上飛下。後面一點還有一位同族的男血騎士,階級略比眼前的女獵人高上許多,不知是一起修練的夥伴還是…。 

「 啊啊,是的,請稍等一下,我馬上把藥水作給你。」她回,一邊把鍊金工具和材料擺出來。

「 可以麻煩您作兩份嘛? 」獵人小姐笑咪咪地問道。

「嗯? 可是我看你後面那位先生,應該已經用不著解林度恩給的任務了吧?」凱蕾雅反問著,但還是開始把製作2份藥水的材料量好,磨碎倒進試瓶內。

「啊,是的,但加米爾說反正跟著我跑也是時間,解了也有酬勞,乾脆一起接。」獵人小姐微笑著回答後,回頭看了一下後頭的血騎士,甩動了白金色的短髮很是耀眼。

她開朗的樣子,害凱蕾雅想起斯賓尼斯了。

身為家中的長女,她沒有哥哥姐姐,底下還有2個妹妹。在學校認識的斯賓尼斯就像是哥哥一般存在,雖然她覺得有時比她還生活白癡一點,但還是很佩服這個心目中的哥哥,可能多少參了點崇拜,誰叫斯賓尼斯被喻為難得一見的天才呢。

在學校時,因主修科目大大不相同,比較少碰上。但他在學校名聲之大,無人不曉。後來他完成修練,加入知名公會不到2個月就被公會長和職業長提攜成為戰術指導,並立即派往前線帶領公會團隊進軍奎爾達納斯島上的博學者殿堂,阻止凱爾薩斯王子重蹈祖先的錯誤。 而他也不負所望,上任後的成果馬上超越前人,領先其他公會團甚至官方的破碎之日進攻部隊,最後成功地阻擾燃燒軍團和其領主基爾加丹的入侵。

當然,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以後輩崛起並凝聚起團隊力量創下佳績,讓當初想看他出糗的前輩和敵人全跌破眼鏡,斯賓尼斯讓人討喜的個性及"手段",也功不可沒。 

而相比之下,她就平凡很多,除了一項。

她直盯著不斷冒著詭異顏色泡泡的藥水和底下燒著的火焰。獵人小姐或許認為這段時間她需要專心就沒打擾,回頭往後邊的男血騎士聊天。然而,她一直感覺到那名血騎士直盯著她看,眼神中帶著些許懷疑和傲慢。她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心想著"看什麼看,沒看過黑髮的辛多雷嘛?" 

凱蕾雅的一頭烏黑色長髮,在一族之中著實少見,但她家姐妹之中除了她,還有個妹妹也是黑長髮。誰都不曉得為何在金、白、銀、紅如陽光一般的髮色之外,會有如夜般的黑色。也不知為什麼,和她一樣是黑頭髮的同胞們,也似乎比較不會對魔法上癮。

因為這2項特質,使得他們成了"少數的異類",在自己的家鄉偶爾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即便他們除了這2項特質外,都確確實實百分百和其他人一樣。

出了國境接觸過各式各樣的種族之後,理論上也早該見怪不怪了,但自己的同族卻依然如此看待自己.實在可笑,她為那樣開朗的獵人小姐有如此同伴感到可惜。但話說回來,她們一族一直以來給外人的觀感甚至偏見,就是自視甚高到自戀的地步,

以歷史為佐證來看,她不得不同意,會有此偏見是很正常的。

她們的祖先源自夜精靈當中的貴族,因為太嗜魔法釀成大禍。
當初最瘋狂的那些"墮落"成了納迦,生活在深海當中。而他們這些自認可以抑制這種瘋狂,不願照著族規放棄研究魔法的一派,以逐日者為首自願放逐到東部王國建立新的國度,同時放棄原本的月神和自然的信仰,開始崇拜太陽和奧術,並自稱自己為高等精靈。
這是第一次分裂,那時東部王國還沒有人類和矮人的七王國呢。
( 不過就是比夜精靈們會用魔法嘛… 有什麼好得意的啊…? )

 

「前輩…請問…藥水還要多久才會好呢?」
聽到獵人小姐充滿擔心的疑問,又聞到藥水煮沸過的奇異味道,凱蕾雅趕忙將飄遠的思緒收了回來,看了一眼試瓶中激烈冒泡變色的藥水。差一點就要爆炸了......還好.... 她暗自鬆了一口氣便關了酒精燈。沸騰的藥水慢慢穩定的同時,顏色也不那麼會變幻。

「這就好了,再等藥水冷卻一下,就幫你們裝瓶。」凱蕾雅摸摸了包包,找著空的水晶試管。

「前輩,不需要啦,我們有準備,還有這藥水的材料和費用也一併。」獵人小姐遞出一個包裹和2管水晶試管,示意凱蕾雅收下。
眼見如此,或許是個好孩子啊,她心想。希望這位年輕朋友不會在這段成長過程中被改變了什麼。修鍊和冒險的過程中,她已經看過太多例子了,甚至就連她自己也被改變了一點,而找不到當初決定出來冒險的初衷。

「願太陽守護你,心領了。這些東西你拿給需要的人吧。」看見獵人小姐提在半空中的小包裹,凱蕾雅沒打算收下,而且她想看看這位年輕獵人的下一步。看她沒打算收下包裹,獵人小姐有點疑惑和不知所措,於是收手轉身走向血騎士,兩人開始小聲地似乎在談論該怎麼處理那包材料。

凱蕾雅這時叫出水元素,示意它加速藥水的冷卻。 

其實她知道,當下而言那包材料很棘手。因為目前在此區活動的新手都知道有她在,跟本用不著自己找材料委請他人製作。當然也是有少數幾個本身是練草藥學的冒險者,會先收集好材料,再不然就是會拿空試管來交換,但絕大多數人就是空手而來。除非是和她一樣也練鍊金術的,但沒搭配草藥學的冒險者,才有可能會需要和獵人小姐索取那些準備好的材料,但那樣的人會有多少,有那麼恰巧附近就有一個嘛? 
嘛,但她還是希望會是她想的那個樣子,她想看看這兩個年輕冒險者,是不是能如她所願。
噗,自己也不過大他們幾梯罷了,怎麼這樣擺老,實在是…唉… 

水元素突然戳了她一下,冰冰涼涼的讓她瞬間又拉回到現實,剛好看見血騎士從村外出去,而獵人小姐笑著往她這來。看來不是她想像中的那樣嘛? 不過也不錯了,至少一開始還知道要禮貌了。
這時,水元素又戳了她一下,表示藥水已經可以分裝進試管內了。
「耶~ 這就是法師的水元素哦,好可愛哦~~」獵人小姐讚嘆道。
凱蕾雅沒應什麼,只是笑笑地並一點一點的把藥水倒進試管內。

「喏,好了,兩份強狀食人妖之血藥劑完成~!」她將軟木塞塞進瓶口內,確定藥劑不會漏出來,便交給面前和水元素玩得開心的獵人小姐。

「哇,真是… 太感謝您的幫忙了,前輩。現在就等加米爾回來了。」收到藥劑後,獵人小姐滿懷感激的鞠躬向她道謝,一抬頭,又是個陽光十足的笑容。然後轉身又開始和水元素玩了起來,龍鷹也在一旁湊熱鬧。
果然… 是個還不錯的孩子啊… 可惜跟著那樣的同伴,凱蕾雅心想。可是這樣感覺南轅北撤的兩個人,怎麼會一起同行呢? 而且,把她丟在這作什麼?  
禁不住好奇,還是問了,她想確認是不是正如她所料的。

 

「真是奇怪,明知道只要我作好藥劑,你們就可以回報任務了,這時還留你下來。為什麼?」
凱蕾雅一邊清理著鍊金工具組,問著。 獵人小姐聽到凱蕾雅的問題,便停下玩耍,坐到她身邊。

「加米爾的專長,一個是銘文學另一個是草藥學,原本要給您的那些草藥材料都是他沿路採集的,但我們沒想到您不會收。」她捉了捉頭,繼續道「可他也用不著這些草藥作為墨水材料,所以很明白的,我們也不是真正需要那些材料的人。可是只送材料不一定有人要,於是我們就想,既然前輩你在這作藥水並發送給解任務的後輩們,那麼,我們就作我們可以作得到的。」

「哦? 作雕文送人嘛?」凱蕾雅一邊答著,一邊試著清理試瓶細長的瓶頸,然後她揮手要水元素過來幫忙。

「嘿嘿… 沒錯,前輩聰明。不過,也是有可能會有需要純材料的人出現,所以我請加米爾去多採一些藥草回來。」她望向村門口外,接著說「至少也湊成以組為單位的數量,這樣送人也才不至於太佔人家包包。」

「那這樣,不就拖住你們原訂行程了嘛?」凱蕾雅乾脆要水元素去清理那些工具了,興味盎然地看著坐在身旁的獵人小姐。

「啊啊,說對也不對,說不對也對,因為我們沒什麼所謂『行程』,就是看我高興」她轉頭面對著凱蕾雅笑道,亮綠色的眼眸閃耀出頑皮的光芒「所以加米爾才會有心不甘情不願的,哈哈~! 他一直希望我快點升到和他差不多的階級,我們好去祖爾德拉克探險。可是我偏偏不想那麼快升等,每塊區域我都待很久,想盡量把所有任務解完,並踏遍地圖上紀錄的每個角落。」

「為什麼? 快點把等級封頂之後,冒險之路會更方便容易一點。學會了座騎飛行術後,你可以到達的地方更多了,學到更強大的戰鬥技能也能讓你在面對以往棘手的怪物時輕輕鬆鬆。」凱蕾雅很故意地反問了獵人小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eia 的頭像
Kaleia

My little space

Kal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