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頭。

這只是個故事,現實和虛擬衝撞而出的小插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顗蕾雅的個性是很耐不住性子的,叫她花幾個小時呆坐在水畔釣魚是很折磨她的。

可她現在不管四處伏動的魚人,坐在塔倫米爾鎮南邊海岸釣著黑口魚和火鰭鯛,順便採採水底下的荊棘藻。

其實,她已經通過封頂測驗了,以她的位階出現在新手冒險者才會來的地方,著實太過顯眼。

但沒辦法,除了職業技能之外,不只基本的廚藝、急救、釣魚,她的專業技能,草藥和鍊金都沒練到。

為什麼? 好問題,她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她想不透為何斯賓尼斯不讓她在修煉時也順道練這些基本技能,

還一直拿 "沒關係,你要什麼我提供給你就好"為理由,讓她毫無反駁的餘地。

只要她開口需要什麼,他都能拿出來,還不收她一分錢或回報。

即便他們在外域分道揚標,也依然如此。

那時她選擇留下繼續完成她手上的大小任務,而他帶著公會主力們去北裂境加入戰歌部隊,準備討伐巫妖王。

對於他的大方她是很感謝,但她心中也曉得這不能長久的,她總得學著自給自足。

 

果然她的預感沒有錯。

當她結束在外域的修練,跟著預備部隊踏進那冰天雪地的北裂境大陸沒多久後,

她在歐尼克瓦營地接到斯賓尼斯的道別信。

他匆匆的筆跡只透露出他對軍旅生活膩了,決定要換種生活過過。

也交代著他征戰這些年所賺到的錢和物資也都已經轉到她的銀行保險箱去了,

還先幫她作好幾件封頂後的裝備,也一併寄來了。

這封信之後,斯賓尼斯果然"歸隱"了,誰都找不到。

公會內更資深的法師前輩們不論利用搜尋法術還密語法術,都找不到人,更別說寄信給他了。

真是,連讓人拒絕和抱怨的空間都沒有,她心想。

 

她決定,那筆錢就當作是幫斯賓尼斯代管,消耗性物資能不用就不用。

不過,她也不是那麼不通人情,等自己也封頂時,還是把他那時送的裝備穿上了。

她也決定退出進攻部隊,回歸到原本冒險者的身份。

好在她原本就以獨立傭兵的身分,搭著戰歌部隊的順風車來到北裂境,

所以離開部隊時倒也沒啥關係,還替他們省下一份糧食。

她一開始還比較擔心斯賓尼斯,他突然地歸隱山林,會不會被解讀成臨陣脫逃,不負責任?

後來想想,個人造業個人擔,他既然這麼決定就該想到這種後果,她只是一介平凡人,沒辦法想那麼多。

 

魚標動了動,她回神使力把上勾的魚拉回來。

起身看了看天空,時候也不早了,該回村了,

半天下來的成果還算可以,至少夠作十瓶黑口魚油。

 

她選擇來塔倫米爾,主因是這邊有個幽暗城派駐的皇家藥劑師林度恩。

這藥劑師很懶,三不五時就要冒險者帶給他實驗苦楚藥劑的材料,

其中之一是鍊金藥水類的"強壯食人妖之血"。

當時斯賓尼斯直接去拍賣場買了一瓶給她去交差。

後來她在逛拍賣場才曉得,這罐小東西在拍賣場上可以叫價到七金,狠一點的十金二十金的。

沒學練金或沒有公會、老手朋友當靠山的新手冒險者,幾乎是沒能力付這麼一筆錢的。

敲詐新手,她心想。

 

不過,現下自己需要練習的機會,可初階的成品她又用不著了,不如拿去分送給需求的人?

抱持這個想法,於是她回到很久沒回來的塔倫米爾。

只是她也很久沒去碰藥劑譜,壓根忘了自己還沒學到強壯食人妖之血。

等到了塔倫米爾向林度恩的助手瑟爾格請教後,只能回頭先鍊已知的速遊藥水。

還好,作這藥水的材料不多,只需要2條黑口魚,不用跑太遠而且還能順便練釣魚。

運氣若好,還能從那些總是說不清話的魚人那搶到一些珍珠,賣了也可以貼補一些給自已用。

好吧,或許這叫一舉數得,她心想。凱蕾雅是很樂觀的。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eia 的頭像
Kaleia

My little space

Kal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